2分六合

|
|

党史博览

当前位置:2分六合 > 学习园地 > 党史博览

李四光:不能让真理的绚烂变阴晦

泉源:学习时报  |  宣布时间:2019-04-17 08:20:00

  李四光,天下着名地质学家,中国优异科学家,中国地质事业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,为繁荣中国科学事业作出了卓越孝顺。他留下的数百万言科学论著和丰硕科研效果,以及他的治学精神、治学要领和奉献精神,皆为我国科学文化宝库中璀璨瑰宝。
  真正科学的精神就是为真理而奋斗
  “真理,哪怕只见到一线,我们也不能让它的绚烂变得阴晦。”这是李四光的一句名言,展现了他矢志不渝追求真理的难堪精神。 
  1920年2月,李四光应邀在巴黎留法勤工俭学会作学术陈诉时提出:学术问题,不强人云亦云,凡遇着新境象、新学说,要剖析它,看它事实是怎么一回事。搞科学研究的,心只管细,胆只管大。掌握逻辑头脑,天经地义的学说,也不能吓倒我们,要知真正科学的精神,就是为真理而奋斗。对于西方先进的学说,可以为我所用,但决不能受它约束。 
  科学研究是追求真理的事业,真理来不得半点虚伪,必须坚持从现实出发、实事求是;必须敢于坚持真理、修正错误;必须严谨治学、力避弄虚作假。李四光指出:真正的科学精神,是要从准确的品评和自我品评生长出来的。真正的科学效果,是要经得起事实磨练的。有了这样双重的保障,我们就可以放心斗胆地去做,不会自掘妄自尊大的陷阱。他说:科学尊重事实,不能胡乱编造理由来附会一部学说。 
  治学必须具备嫌疑一切、批判一切的勇气,敢于嫌疑知识、嫌疑权威。由此才气发现问题、实现创新、学有所成。李四光提出,不嫌疑不能见真理,以是我希望各人都取嫌疑态度,不要为已成的学说所压倒。 
  李四光一切从中国现实出发,研究问题、解决问题从不迷信外国。外国人说中国是以陆相地层为主,不会有大油田。李四光说中国详细条件下陆相地层也可能会天生大油田,厥后凭证他的展望果真在东部找到许多大油气田。关于地震预告,他提出以地震地质视察与地应力视察为基础,多学科多要领相团结的新思绪开展事情,批判了对地震预告的种种气馁说法。他强调,美国和日本各有各的看法和做法。我们只能凭证我国的现真相形举行探索,不要先划框框,要从现实出发,对它们的做法我们虽然不否认它,但也不必重视它。这体现了李四光十足的理论自信和真理自信。 
  从征象深入本质、从效果追寻缘故原由
  1920年5月,李四光就任北京大学地质系教授。野外视察是地质事情的基础。李四光告诉学生,自然征象一样平常都是很重大的,一定要由近及远,由简入繁,按这样的法式事情。他经常带着学生到北京西山等地域举行实地教学。 
  李四光在北京大学保持着严谨的治学精神。他一面教书,一面举行科学研究。他把备课、授课、带学生实习看成实践的极好时机,一直积累资料,一直思索和研究问题。他一生中在地质学方面的主要孝顺,如古生物科的判断要领、中国第四代冰川的发现和地质力学的建设,都是从这一时期最先的。 
  李四光在举行科学研究时,始终掌握从征象深入到本质,从效果追寻到缘故原由的治学要领,因此能一直提出缔造性的看法,并敢于向一些看法提出挑战。虽然不行阻止地引起某些争论,但却也因此受到海内外专家的重视。 
  李四光说,科学是阻挡神秘主义的,它要人们把事实搞清晰。要搞清事实,总得要认清晰征象,然后通过征象,捉住事物的本质。自然征象一样平常都是很重大的。因此,为了便于考察自然征象,我们有须要首先把它们划分归纳到差异的领域。其次,就属于每一领域的征象,举行视察剖析,从而得以熟悉组成那些征象的事物的本质。再次,就需要摸清它们之间的相互联系,以及它们发生、生长、转变以致消逝的历程,这样,才气掌握有关种种事物转变的纪律。 
  1952年,毛泽东的哲学著作《实践论》和《矛盾论》重新正式揭晓,李四光如饥似渴地学以致用,他热情洋溢地写出《用辩证唯物主义指导我们的事情》《学习毛泽东头脑生长自然科学建设祖国》等文章。并指出:“我们能不能善于把《实践论》《矛盾论》中所包罗的一样平常真理,沿着我们地质事情者特殊的实践蹊径,由浅入深,一点一点地体现出来呢?这照旧一个问题。可是,若是我们这样做,那么不仅能指导我们胜利地完成我们面临的迫切使命,而且能指导我们的地质科学走向新的更大的生长。” 
  系统的要领是最普遍、最基本的要领
  李四光在毕生的科学实践中,形成了系统论及整体论学术头脑。反映这种头脑最为完整的著作,是他1970年3月编写的《天文、地质、古生物资料摘要(初稿)》。这本书把天、地、生物三者视为一个相互制约、相互联系的整体来研究。难堪的是,这一系统的科学要领,完全是他一步一步从科学实践中总结出来的,充实展现了他从事科学研究的思绪、看法与熟悉。 
  李四光以为,自然是一部最完善的大百科全书。不管你是从地球上看宇宙,从事天文学研究,照旧在显微镜下视察生物化石切片,都应思量到天地万物间的一定联系与可能联系。 
  李四光指出,周全地摸清事物之间的关系,从而发现客观存在的纪律,这是科学的最普遍、最基本的要领。李四光视察自然征象,一直强调视察的客观性,要求凭证客观现实状态来考察现实自己。现实的自然界原来是一个普遍联系的有系统的整体。因此,研究问题时,就要把物质运动的系统从整体上加以考察。单独、伶仃地研究物体中的个体因素、部门组成虽然须要,但只管个体不管系统,只看局部不看整体,那就会陷入机械论的桎梏。 
  自然界总是凭证自身的纪律运动生长。掌握了纪律,不仅能诠释已往和现在,而且能预见未来。科学的存在和生长,全在于它一直增强其预见性。李四光据此强调,主要的是依据纪律控制的规模,作出战略性和战术性两方面的预见,而主要的是战略性预见。李四光说,有的人站得高,看得远,能看到森林的全貌;有的人看得近,只望见几棵树,不见森林。看树林是战略问题,看树木是战术问题。 
  自然界是统一的整体。因此,划分研究种种物质运动形式的分科知识日益一体化,是有其客观基础的。李四光十分重视自然科学这种整体化的生长趋向。他说:“知识原是有统一性的,失掉了统一性的知识,那就叫做片面性的知识;知识失去了统一性,便意味着镌汰了科学的希望可能性。”

相关资讯